2015年4月23日 星期四

就是要公投綁大選

就在昨晚,在中國黨立委形同棄守的情況下,民進黨主導議程,初審通過,將公投通過門檻從雙二分之一改為簡單多數決,並廢除公投審議委員會。

雖然中國黨還是有籍著立院中的人數優勢翻盤的可能,不過還是非常感謝民進黨立委昨晚的努力。


自從中國黨在陳文茜的指導下,主導制定了現行的鳥籠公投法之後,公投法中這種種不合理的限制,就一直是台灣人民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揮之不去的夢魘。


我一直記得台灣第一次的公投,就是阿扁在2004年的總統大選中以「防禦性公投」條款所提出的「強化國防」與「對等談判」公投。那年雖然阿扁順利的當選了總統,但是這兩案公投都沒有通過。之所以沒通過當然不是因為台灣人民不支持「強化國防」與「對等談判」,而是因為投票人數未達50%門檻而遭到否決。


因為鳥籠公投法的規定,中國黨那時為了阻擋公投的通過,發明了「公投綁大選」這個說法,指稱阿扁總統之所以選擇在總統大選時提案公投,其實是為了影響總統大選的選情。於是我記得很清楚,那年總統大選,我去投票時公投票是要主動要了,選務人員才會給的,多數的選民還是相信中國黨的說法,以為不去領公投票,就是清高的不受政治人物的算計,以致於公投內容在投票人數未達50%門檻被否決。


這許多年過去了,台灣民眾也經歷過了六次的公投,每案都是因為投票人數未達50%門檻被否決。一個人可以傻個一、二次,但若連續傻了六次若還不覺得奇怪,那就真的是腦殘無藥醫了。於是台灣民眾終於也發現了這個投票人數未達50%的門檻,好像那裏怪怪的了。


去年318佔領立法院的活動結束之後,一時之間台灣社運界山頭林立,各種新組織新團體不斷的出現,而由黃國昌、林飛帆和陳為廷為要角所組成的島國前進,挾著佔領立法院的運動光環,一時間取得了大量的資源與社會支持,利用這些資源,他們也順勢的推出了補正公投法的公投連署活動,並協助割闌尾計劃的進行。


割闌尾的計劃在眾人的努力下,雖然成功的將蔡正元送入罷免投票的階段,但最後終究在未能達到選區二分之一選舉人投票的門檻下,功敗垂成。


不論是公投還是罷免,台灣民眾在進行這些直接民主活動時,都面臨了相同的困境,就是這個總選舉人二分之一的門檻,這個門檻的存在讓公投和罷免若要成立,都必需是在台灣民眾被大量政治動員下才有可能,這於是讓「公投綁大選」成了台灣民眾進行直接民主活動的原罪。


當年的阿扁之所以選擇「公投綁大選」並不是像中國黨所說的,完全是為了影響總統大選,而是因為依鳥籠公投法的規定,不將「公投綁大選」,那這個公投就完全沒有被通過的可能性。即便是如島國前進這樣全國高知名度的,與政黨脫勾的社運團體,面對這些門檻也只能望門興嘆。


是誰讓台灣的公投不能不綁大選的?不就是那個中國黨嗎?那為何我們還是因為他們一句「公投綁大選」的假清高口號,就放棄了自己應有的公投權利?而且就算「公投綁大選」真的因此影響了總統與立委大選的選舉結果好了,那又如何?這個利用鳥籠公投法剝奪台灣民眾權利的中國黨,難道不應該為此付出政治上的代價?尤其是在公投最後仍因為門檻的問題而遭到否決的情況下。


公投綁大選不該是台灣公投的原罪,因為這清清楚楚的,就是中國黨所製造出來的罪惡。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更要用公投來綁大選,好親手將這個罪責,加諸在中國黨身上,讓他們為此付出政治權力上的沉重代價,最好是讓中國黨在立委選舉中大敗,如此一來就能正式的修法,好讓鳥籠公投法從此成為歷史~

2016討黨產公投活動,就是要公投綁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