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6日 星期三

它的名字就叫做「國家」

警告:本文引述的眾多文字與圖片內容可能令人身心極度不適,請自行斟酌閱讀。

當我側身想往他們拉的方向自己好好走地前進,一邊回頭看藍心有沒跟上時,一位鎮暴警察忽然拉住我面向他「嘿,很好,快點離開啊」他帶著笑臉,左手搭著我的肩,右手一記鎮暴警察的正義鐵拳跟我腹部招呼,痛得我後退好幾步。我正想出聲時頭一昏就失去意識倒地不起了。
別讓社會不公平再度蔓延

當我被抓著頭髮往前丟,我看到有個人縮在地上被圍著打,我瘋狂的尖叫引人注意要他們不要再對我前面倒下的人動手。於是我又被扯住頭髮繼續往前拖。
我繼續尖叫,直到記者衝過來,警察馬上改牽起我的手,說走路小心。
https://www.facebook.com/dena.lee.92/posts/10152080326449195

直到最後,目睹警察打人時,一種強大的無力感襲來,為什麼我要在裡面,看著學生群眾被鎮暴警察用警棍木棒痛打;而噴水車開始狂掃的時候,不知道怎麼辦,手無寸鐵的群眾值得國家授權的合法暴力如此對待嗎?我們的民主法治,其實只是法律授權的暴力,沒有民主。
醫護能救人,但救不了台灣民主

警方驅離政院反服貿學生的過程,不時出現「暴警」,許多負傷就醫的學生、民眾傷勢集中頭部,有些須住院觀察有無顱內出血或腦震盪。昨有兩位傷者出面控訴:「警察只打頭,很多人都是頭破血流被送上救護車。」
陪同傷者就醫的劉繼蔚律師說,一名興大男生到院時昏迷,經急救雖轉醒,但片段失憶,忘了自己是誰,疑有腦震盪,是在台大醫院的學生中最嚴重的一個。
當時大家手勾手坐在地上,完全沒有抗拒,但是結果陳的左眼被鎮暴警察用警靴用力踹了一腳,林則被警棍朝頭上招呼。
警攻擊頭部 鎮暴變暴警

因為神經是我們人體少數療癒很差的部位,一點點頭部的外傷,都可能留下無法抹滅的永久傷害,直接對準頭部攻擊,目的已經不是嚇阻民眾,你是要毀了他的一生!
你是人民的保姆?還是劊子手?

『拖到隊伍後面再開打,方盾舉高,圓盾用頓的,短棍橫掃,齊眉棍用戳的,這是我剛從警520學的。記者拍不到』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01706308755744&set=a.1197183766010.2028300.1120967747&type=1

你絕對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
在台灣,當人民踏進憲法上所謂最高行政機關
再出去是什麼樣子的。
頭破洞的,下巴流血的,摀著耳朵的,被掐脖子的,下盤被攻擊的,手斷掉的,跛腳的,軟腳的,昏倒的,兩眼發白的,歇斯底里的,好幾次擔架與氧氣筒進進出出,還有癲癇的,甚至還有孕婦。有一個男子先被警察隔出去,不斷喊著他的老婆還在裡面,他老婆有孩子了。我們一直求著警察讓我們先去把人找出來,威嚇警察讓我們去找人,蒐證拍照,他們依舊不讓我們進去。
不遠處從盾牌裡還傳來一聲:「狗律師~~滾出去~~」。
現場吵雜,但我聽得很清楚。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03462179184730&set=a.2551982408452.143468.1520665243&type=1

之後,警察確定把媒體都封鎖了之後
『見人就打』
我們完全沒有反抗,但他們『見人就打』
『不論男女』警察們『見人就打』
混亂中我的小腿被打中,我抱著腳躺下無法動彈
之後『有個警察』
直接往我的『頭部』用力『踹了一腳』說:快點滾出去拉!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708516782504420&set=a.198802193475884.44028.100000383156464&type=1

這些警察對著其中一位女同學先用盾牌正面撞擊數次,女同學已經不支倒地躺在地上,接下來就開始用盾牌的下緣「剁」這位女同學,這位女同學當場頭破血流,滿臉鮮血暈厥在地。旁邊的男同學見狀直接用肉身阻擋,護住這位女同學,但是這幾個警察依然殺紅眼,繼續剁這位男同學,同時補上幾腳。
其他同學頭破血流的一大堆。還有被拖進盾牌堆中痛打,然後跟你說:「這裡拍不到,你死定了。」然後一陣痛打。
在外面後我只看著救護車一直進場,我看到就十幾趟,包括一位被警棍連續戳擊心臟,在現場一直抽蓄的同學,後來我才知道這位同學血胸、氣胸、肋骨也斷了好幾根。
https://www.facebook.com/snowcockroach/posts/657473700956095

大多數的警察是客氣的,女警指揮官也試圖維持醫療動線。但,令人印像深刻的是她的男同伴,他高聲要求醫療人員退出,「否則戴上腳銬送出!」
這時,一群學生正躺在地上,阻擋噴水車進入。一個長官模樣的人不斷強調,「這個不會拿來用」,我對他大吼,「對,用不到,因為早就噴完了!」他一直試圖否認警方動用噴水車,我瘋狂回應,「騙子!騙子!騙 子!」他才終於閉嘴。
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395619420.A.952.html

指揮官一再跳針要部隊前進,然後後來乾脆要鎮暴警察讓路,讓特警(就是全身黑衣好像飛虎隊)來,特警衝上來直接用扁的開路,然後被拉出人群的學生,還會被圍毆狠踹,警棍直接打。我親眼看到三個人倒下,一個人勉強能說話但站不起來了,說他被一堆警察狠踹+警棍打後腦;一個人躺在地上身體一直抖,醫生說他心臟應該是被警察用警棍狂戳,可能有破洞之類的,然後頭有被攻擊,很有可能救不活。我就在他們身邊對他們喊,最基掰的是警察還擋救護車。
https://www.facebook.com/edouard.jiang/posts/10201801853707809

衝過來以後直接打頭,就往學生的臉上猛打。
你是女生也一樣,都直接打顏面,
打到你趴在地上了,繼續打。
警察過來的時候,很多學生是面朝上,躺在地上,採用和平不抵抗的姿勢,
警察過來,直接往躺在地上的人的臉上就開始打,有的人被打到受不了,
站起來逃跑,警察竟然開始追打,人家都已經逃了,你還追,真的是殺紅眼。
而且他們打的地方,專挑打到就會倒地的點:前臉、頭、後腦。
不管你抵抗還是不抵抗,都打,打到你不會動為止,
然後就把你扛上救護車……才怪……是警備車,送到警察局。
打到你不會動,也許他們受的訓練就是要打到對手喪失戰鬥意志,
但那些學生根本不使用暴力,甚至完全不抵抗,我不知道他們殺紅眼要幹麻。
但我現在知道為什麼他們先打人,後來才使用水車了,
洗地板,因為太多血了。
http://disp.cc/b/163-7t1d



如果這是正當執法,為什麼要把記者驅離呢?
因為下一秒我們要面對的...
是『喪失人權的殘酷對待』
我在被拳打腳踢的過程中...
我的腦袋不停的出現這些問題:為什麼警察要打我?你們的良心在哪?我們不是都是台灣人嗎?
但這些問題,始終沒有答案...
眼見同伴們被施暴,我完全沒有辦法制止
直到我被半拖半爬的丟了出去,下一秒我有意識的時候
我已經在急救站。。。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709193832436715

「為什麼警察要打我?你們的良心在哪?我們不是都是台灣人嗎?」

很好的問題啊~答案其實很簡單,這些警察的確是台灣人,只是從他們開始施暴那一刻開始,他們已經不再是台灣人了,而是化身為一種叫做「國家機器」的東西....

我想從這一次的經驗之中,很多人應該會明白了,「國家」這種東西雖然一開始是為了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而出現的,但是在我們交出太多權力給它時,這個「國家」其實是有很大的機會,會回過頭來傷害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的。

「國家」從來就不是什麼善良單純的保護者,「國家」從來就是暴力的化身,只是當這個國家暴力對外時,它會是個保護者,不過當這個暴力指向人民自己時,它就會化身為迫害者。

「張玉治說,學生想要對國家有貢獻,除了勇敢發聲,也可選擇從警從軍報效國家,她的丈夫一生奉獻給治安工作,雖然英年早逝,但她身為警眷,感到相當光榮。」
反服貿訴求已凸顯 警眷籲:孩子們,回家吧

就像這樣~如果連執行公務的警察們,都搞不清楚自己真正應該報效的對象,其實應該是人民而不是國家時,我們又如何能夠奢望他們在舉起手中的棍棒揮向不願反抗的人民時,能夠想起自己其實也是個人民呢?

而這也正是「國家」這種東西最可怕的地方.....

但我們也唯有清楚的認知到「國家」的可怕,這才能夠真的明白什麼叫民主,什麼叫人權,還有為何民主與人權會如此如此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