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5日 星期三

一場醒不過來的惡夢~

缺明星少劇本的民進黨(黃怡)

今天一早有朋友看到這篇文章,立刻氣到在線上跟我說,說這篇文章太可惡了,一定要好好的批評一番。其實我早上有稍微看了一眼 ,因為覺得不過是個不分是非的國民黨死忠支持者,字是打了很多沒錯,但完全不具可看性,所以就沒仔細看。

看我這樣寫,可能會有人認為我言過其實,寫這文章的好歹也是個「作家」,真的有那麼糟嗎?

嗯嗯~這個嘛~在我個人以為,在台灣當「作家」的門檻好像一直沒很高,早年只要會寫幾個字,在報社有認識的人,就可以有很高的機會可以成為「作家」。然後如果自己的父親是當時的文壇大佬,那更能夠在中國人「內舉不避親」的偉大創見下,讓自己的子女透過獲得文學獎的途逕成為「知名」or「重要」or 「whatever」.....作家。

然後隨著時代的轉變,現在的人比較少寫字了,於是就變成了只要打幾個字的,在報社有認識的人,或是本身身為報社的退休人員之類的,應該都算得上是「作家」吧~

而在台灣這種「作家」主要門檻,其實是媒體人際關係的情況之下,我們對於「作家」的水準又有什麼好期待的呢?於是我們就可以看到這些具有台灣媒體界特色的「作家」,寫出下面這種東西.......
「例如核能政策,國民黨這邊拚命想拉高台灣的備載電力,提升能源安全,以確保經濟發展獨立,主張台獨的民進黨卻反向而行,屢屢主張備載電力無需太高。傲慢與無知若主宰一個人,下場可想而知;若主宰一個政黨,則無法堅持理念、開發遠景,進退失據是必然的。」
by 黃怡(作家)

反核的議題在前一陣子台灣社會討論的很多,不過這位「作家」黃怡就好像跟我們活在平行世界一般(ps.這個平行世界應該就是那個阿告民調支持率高達7成的世界吧.....),對於核電與台灣電力政策的理解,依然與台灣社會主流意見相距遙遠,而這樣一個「作家」所寫出來的東西,我們又如何能夠期待其內容貼近現實呢?

不過以上都是題外話....(跳一下~)

我今天要主要談的,其實也還是阿扁,因為這篇文章雖然一無可取,但是其中點出了台灣社會的政治討論始終擺脫不了阿扁議題一事,也的確是事實,一如我前一篇文章「阿扁魔咒」所說,阿扁已然成為阻礙台灣邁向一個民主法制國家的魔咒,這件事真的是急待眾人共同思考面對與解決的。

而很巧的,我在線上跟朋友討論到黃怡的「作家」身份時,朋友也找到了一篇有趣的文章....這樣的司法,傷心啊!, 這是一篇當年發表在中國時報的文章,寫的人自稱「文字工作者」相同的也叫黃怡,也不知是不是同一個人,畢竟黃怡這個名字還蠻菜市場的。不過這篇文章是不是同一個黃怡寫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篇文章寫的是蘇建和等三人冤獄案,談的是台灣的冤獄問題。

蘇建和等三人冤獄案為何會成為台灣社會的一場惡夢?而且不僅僅是蘇建和等三人與其家人的惡夢,也是受害者家屬的一場惡夢,更是企求真相而不可得的台灣民眾的一場惡夢,原因無他,程序正義罷了~~

程序正義為何重要?很多人可能是看了太多的包青天了,聽了太多台灣司法檢警的鬼話,總以為程序正義是在保護「壞人」的。但事實上程序正義所真正要保障的,其實並不是壞人,而是保障那些司法檢警讓我們看到的結果,那個在法院之中所陳述的「真相與正義」,到底是不是真的。

阿扁魔咒為何一直糾纏著台灣社會,原因就跟蘇建和等三人冤獄案相同,在整個扁案的偵察乃至於審判過程之中,因為程序正義被這些司法人員完全的踐踏,導致阿扁是否真的貪污的事實真相早己不可得,真相的喪失於是讓扁案成為台灣民眾的一場惡夢,一場醒不過來的惡夢。

事實上雖然最後在眾人的努力之下,蘇建和等三人逃過了司法的屠殺,但這場惡夢到現在也還沒醒。因為製造出這場冤獄的司法體系從未曾面對自己所犯下的錯誤,沒有道歉,沒有賠償,我們所能看到,只有司法體系為了面子問題的死不認錯。因為司法體系沒有坦然的面對自己的錯誤,於是受害者家屬始終認定蘇建和第三人就是殺人兇手,這於是成了受害者家屬永遠的惡夢,而蘇建和等三人也將一輩子面對這些受害者家屬的指控,這相同的也成了他們一輩子的惡夢。然而這場惡夢的始作甬者依然逍遙法外,等到他們退休時,我們還得出錢給他們領終身俸~

台灣的司法界沒有正義,只有司法官和檢察官的利益~~

正如同柯文哲所說,阿扁所需要的不是保外就醫,而是公平的審判。這場喪失程序正義的審判才是造成阿扁心理疾病的主要原因。

正因為偵察及審判過程之中程序正義的喪失,扁案於是成了台灣社會一場醒不過來的惡夢,如果不能認清這點,那我可以清楚的告訴大家,台灣社會的這場惡夢永遠不會醒,就算阿扁真的保外就醫了,真的被特赦了,結果都一樣。

就像蘇建和等三人就算保住一命,發生在他們以及事件一干人等身上這場惡夢,也一直沒辦法醒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