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6日 星期一

你們到底是有什麼毛病?(給司改會的公開信)

立法規範關說!廢除特偵組!禁止「釣魚監聽」!
要求監察院調查涉嫌關說之公務員、涉嫌濫權之檢察總長與特偵組

這是司改會針對這回特偵組濫權監聽案的正式新聞稿。看完這個新聞稿之後,我感覺非常的驚訝,我很驚訝司改會居然在新聞稿中,把柯建銘和王金平涉嫌司法關說一事,看的比特偵組違法監聽政治人物一事來的重要。

是的,我知道司法關說並不可取,但在這個事件中,這顯然是一個不該被質疑的點,尤其是不該由司改會來提出這個質疑。

為何我會這樣說?因為在這一整個事件中,如果我們認同了特偵組對於柯建銘與王金平的指稱,就等於認同了特偵組違法進行政治偵防的正當性了。

如果今天是中國黨的話,把柯王司法關說一事看的比特偵組的違法行為來的重要可謂理所當然,因為中國黨利用特偵組違法進行政治偵防的目的,本來就為了要搞政治鬥爭。但今天司改會的存在目的是什麼?是政治鬥爭嗎?身為台灣司法的改革者,我不相信其中決策成員不會不知道毒果樹理論,會不知道程序正義的司法核心價值。正因為如此,我所以真的想問一下司改會的決策者,做出這樣的決策,發出了這樣的新聞稿,你們到底是有什麼毛病?

為何會有毒果樹理論?為何違法取得的証據就不該有証據力?原因其實非常的簡單,因為如果我們真的打算杜絕國家機器違法侵害人權的可能的話,那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們的違法行為無法取得他們預期的效果。

今天特偵組與黃世銘之所以對中國黨的政敵違法進行政治偵防,目的不外乎是為了協助中國黨進行政治鬥爭,開記者會公佈違法監聽的內容所得,無非是為了利用輿論進行審判,影響民眾的政治判斷,從而增加中國黨在政治選舉中的優勢。

而在這種情況下,你司改會居然還隨之起舞要求對柯王進行調查並追究責任?你們這是在鼓勵司法人員利用刑事司法制度來進行政治鬥爭嗎?你們這是在告訴這些違法的司法人員,對於他們違法取得的証據你司改會跟民眾不但會照單全收,還會配合他們打擊這些對象嗎?然後你司改會在新聞稿第二點中對於司法人員違法行為的指責,又是在呼籲司法人員改善他們違法行為的技巧,好讓他們下次幹相同的事不要被抓包嗎?

是的,司法關說並不可取,但如果這個所謂司法關說的証據是違法取得的話,那我也只能當成不存在,這就叫程序正義,這才是真的在維護司法人權。我們不能讓違法的司法人員從自己違法的行為中取得任何的利益,如此才能真的防止他們違法使用刑事司法制度。

我希望司改會的決策者能夠抬頭看看你們網站右上角寫了些什麼,你們說你們是司法人權的守護者,但請你們捫心自問,你們是嗎?你們為了鄉愿、為了虛無的清高姿態到底做了什麼?在這回的事件中,你們真的有做了一個司法人權的守護者所應該做的事嗎?

實話說我已經捐助貴單位一段時間了,但最近的幾次事件中,我看到貴單位為了所謂藍綠政治立場的姿態考量,偏離了貴單位自諭為司法人權守護者的角色,這也讓我開始懷疑自己的捐助是否有價值。我希望貴單位能夠用實際的作為,証明自己能夠扮演好司法人權的守護者這個角色,而不是為了清高中立的虛無想像,而遺忘了自己的初衷。

相較於努力投入社運人們,我從不以為捐助是件了不起的事,但身為一個捐助者,我希望貴單位能夠讓我覺得捐助貴單位是件令人感到驕傲的事,雖然捐助真的不是件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我也需要一個繼續提供捐助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