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3日 星期三

因為他只剩下自己可以羞辱~~

今天唐湘龍被很多人罵,因為他寫了一篇文罵林義雄為了反核絕食的事。
就讓他絕下去吧

我想唐湘龍會寫出這種東西並不令人驚訝,然後唐湘龍會因此被一堆人罵當然也就更不令人驚訝。事實上我相信很多人應該都跟我一樣,根本就懶的理他到底說了什麼,因為他也真的說不出什麼。

不過在看過馮光遠對他的一些評論時,我突然想到了一些東西。我突然想到,唐湘龍為何會如此堅持的當中國黨的打手?為何會那麼堅持的說一些連自己也不相信的話?就算在節目中被姚立明狂打臉也一樣。

我還記得當年有記者問唐湘龍他在桃源街狂吻外遇對象的事,他輕佻地回道,不過是兩個人在嘴裡交換一下剛才不同的牛肉麵口味罷了(應該一個吃清燉一個吃紅燒),我想,稍有羞恥觀念的人(好吧,吳育昇算是一個,因為他開記者會道歉)聽到唐湘龍的回答,都會打從心底為他元配感到難過的。

這是馮光遠提到唐湘龍的一段故事,我想很多人看到這個故事應該都很驚訝吧,怎麼會有人用這樣的態度來描述自己的行為?因為我們還一直以為,在人這種生物的心中,是有尊嚴這種東西的。

我想關於唐湘龍私德的問題,稍微有在注意的人應該都知道了,因為連壹周刊都不客氣的直接做成頭條專題。不過唐湘龍面對外界的質疑時,倒是用了一種很少見的回應方式,那就是照單全收,將外界對於他私德的批評照單全收,也因此為會出現像上面那種小故事。

從某個角度來看,唐湘龍這種回應方式是很高明的,因為道德批判這種東西也只有當被批判的人本身也認同了這樣的道德標準這才會成立, 若被批判的當事人根本不認,那其實這些批判也就喪失了力道。而且不得不說的是,唐湘龍的作法是成功的,他私德醜聞的事雖然上了壹周刊,但後續並沒有造成太大的效應,在唐湘龍這種明擺著就是直認不諱,毫不在乎的將所有批判照單全收的態度下,對他也的確是沒造成多大的傷害。

但是,這世上所有的事都是要付出代價的,唐湘龍為了迴避當下可能的傷害,也的確是付出了相當的代價,而這個代價就是從此不再有尊嚴。

馮光遠在他的文中提到唐湘龍是他最看不起的媒體人之一,而我相信有這種感覺的人絕不在少數。很多人可能會說那是因為你們的政治立場不同好不好,很多泛藍的還是很支持他的。

是的,我相信很多泛藍的都很支持他的,但支持他的為文發言攻擊政敵,並不代表這些人就看得起他。這就像如果我們養了條走狗,這條走狗不但忠誠度一百的主動攻擊任何可能對我造成威脅的人,一到我面前又立刻滴著口水搖尾乞憐的話,那我也會很支持這條走狗的行為,但同時我也絕對不可能看得起這條走狗,再說的更徹底一些吧,事實上我也不認為走狗會需要人家瞧得起他們,他們只會希望人家可以盡量給他們發揮走狗本能的機會罷了~~

但是人這種生物畢竟還是需要尊嚴的,雖然當走狗很快活,但偶而也要當一下人透透氣。但是擺在眼前的事實就是,當一個人為了逃避責任,自己主動的把自己的尊嚴放在地下踩,讓自己成為一個沒有尊嚴的人時,因為人人都比他來的有尊嚴,人人都可以羞辱他,但他卻無法羞辱別人,那怎麼辦呢?

我想多數人看到唐湘龍寫東西罵林義雄時,應該都感到十分驚奇,他罵的是林義雄耶~!台灣社會公認的人格者耶~他到底以為自己是誰啊,他是有什麼資格寫東西罵林義雄啊,這種行為簡直就是自取其辱嘛~

是的,自取其辱,唐湘龍的確是在自取其辱,因為這也是沒辦法的啊~身為一個主動拋棄尊嚴的人,不管他寫了什麼都沒辦法羞辱到什麼人,於是他也只能羞辱自己,因為他也只剩下自己可以羞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