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4日 星期四

服從與未來

最近南韓發生了一件很悲慘的事,一場船難,數以百計年輕生命的消失,即便是在民眾進攻立院,台灣舉國鬧的沸沸揚揚之際,這個新聞也能夠佔據相當的版面,畢竟死了那麼多人,任誰都很難轉過頭去當成不知道。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年輕人多數喪生於此次船難的事實幾乎已經確定。

為何死亡人數會如此驚人?我想這是許多人心中共同的疑問,除了率先棄船逃離的船員與船長之外,現場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一段由生還者拍攝的當時影片顯示,當船體已嚴重傾斜時,學生仍平靜在船艙內等待,全是因為船內廣播要求乘客不要亂跑。南韓「中央大學」教授申光永表示,如果大多數乘客是成年人的话,情况可能会不同。他說,正因為南韓人習慣聽從長輩指示,「這些學生就是因為太聽從大人的指引,導致最後罹難人數大幅增加。」
學生聽話未逃生 南韓檢討服從文化

唉啊~原來如此,為何多數的年輕人會乖乖的留在船艙底層之中,而未曾有過疑問?或是心中曾有疑問,但卻沒不曾相信這個發自內心的疑問?

我個人認為將服從視為南韓文化並不精確,比較準確的說法,應該是南韓的儒教文化。因為服從這種東西並不止在南韓有,在儒教盛行的台灣也相同的存在。

在過去,我個人相信,相同的情況如果發生在台灣,那些乖乖的、安靜的坐在船艙內等待死亡降臨的年輕人應該也不在少數 。不過在經歷過這回的進攻立院事件之後,我的想法其實是有些改變了,因為這些攻進立法院的年輕人所面臨的處境,其實跟船難中的南韓年輕人如出一轍。

執政的中國黨一再指稱服貿是Z > B,台灣未來一定會更好,但卻無法也不願說明其內容,只要求台灣人民乖乖聽其指示、服從其領導,但結果就是台灣的年輕人選擇攻進了立院,推翻了中國黨在立院違反程序與法律的單方面決議,而不是乖乖的坐在船艙中任船長與船員從容逃離,然後渾然不覺的、安靜的等待死亡的降臨,不再擁有未來。

我們要的是服從還是未來?

記得318當晚,當我看到民眾攻進立院時,我心中的驚喜真是筆墨難以形容。攻進立院耶~這真的是之前我所無法想像到的狀況,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方法真的非常的有效~!

這是什麼?這就是創造力,這就是想像力。這些年輕人的創造力與想像力帶領著台灣人民衝出中國黨設下重重限制的船艙,而不是乖乖聽話的坐在船艙中等死。

透過多年的標準答案教育方針與儒教文化的薰陶,中國黨在台灣人身上落下重重的枷鎖,然後多數的台灣人不但不知,還以為這就是世間的真理。

選賢與能、講信修睦、少數服從多數、溫良恭儉讓。面對權威與掌權者,台灣人向來非常的聽話,而且還是非常犯賤的那種,越是蠻橫不容質疑的越是受到民眾的愛戴。我們總是對於擁有權力的人非常寬容,卻對起身反抗不義的弱勢異常嚴苛。

政治該是何種樣貌?政治人物又該是那種形象?在民主社會中,本該由所有公民一同定義,沒有不可能,只有不懂、不知、不願意。

在過去受限於中國黨多年的標準答案教育方針與儒教文化的薰陶,在政治上,台灣人民一次又一次的重覆相同的錯誤,選出一個又一個我們以為可以信任的人選,期待儒教經典中的明君聖王再現塵寰,卻不知道民主制度存在真正的價值卻是對於人性的從不信任。

318那天攻進立院的年輕人,讓我們看到了這個來自中國黨的枷鎖並不是沒有被衝破的可能,因為他們的想像力與創造力,給了他們這樣的機會。

那其他的台灣人呢?你們是要乖乖聽話的坐在船艙中等死?還是好好檢視一下那些中國黨加諸在我們身上的,讓我們一再重覆相同錯誤的枷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並不是只能服從,我們也並不是沒有機會看到未來,只是這個機會取決於我們能夠拋棄多少過去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