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3日 星期二

離奇的辯論會插曲~

端午節當天是姚文智和柯文哲的首場在野整合辯論會登場,不過今天我不打算談辯論的內容或結果,因為我個人認為這是一場相當離奇的辯論會。之所以離奇倒也不是因為參與辯論會的兩個說出了什麼離奇的政見,因為參與辯論的兩人不僅對於市政的了解與規劃都有相當的程度,言論的表現也都在水準之上。更何況如果要說政見的離奇程度的話,在這場台北市長選舉中,到目前為止應該還沒人能夠與那個打算將新生高架橋地下化的公子參選人比肩吧。

我之所以覺得這場辯論會離奇,主要的原因就是雖然這是姚文智與柯文哲兩個人的辯論會,但是這整個事件中,最大亮點居然不是參與辯論的兩人,而是沒參加辯論會的另一個,馮光遠。




有趣的是,從來很少有媒體報導的我,在他們兩人發表一小時高見之後,民調結果,我得到的支持度竟然跟他們也沒有差多少。by:馮光遠

這是不是很離奇啊~為何明明就是沒參與辯論的人,民調卻與另外兩位實際參與者相差無幾呢?

我於是想起馮光遠曾說過,事實上民進黨也曾找他參加這場辯論會,希望能儘快整合在野黨的勢力,以免在這場選戰輸在起跑點上,然而馮光遠卻拒絕了這個提議。馮光遠拒絕的理由也很簡單,他認為台北市民要想擺脫中國黨的統治,在野力量的整合的確是必需的,但他並不認同目前這種由政黨勢力與政治人物私下協調的整合方式,他個人認為如果在野力量真的需要整合的話,那決定何時整合該如何整合的人,不應該是政黨與政治人物,而該是擁有投票權的市民自己。

然後我又想起當年蔡英文在總統大選落選的那晚,她對著難掩失望情緒的支持民眾說,她希望台灣人民千萬千萬,不要對台灣的民主喪失信心。

藍綠光譜、中間選民、支持者的版塊飄移~我想這些年來只要談到選舉,諸如此類的字眼就會不斷的出現在我們眼前。因為太想贏得每一場的選戰,於是我們陷身於一場又一場統計遊戲之中,讓選民化身為算計選票數字的單位,而不再是有血有肉有生命的人。

曾經我也在心中擁有諸多怨言,因為我就是不明白,為何那麼多的台灣人會蠢到讓一個媒體吹捧出來的北七當上總統,還連選連任。我就是無法理解,為何明明中國黨在台灣幹過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台灣人還是可以為了人情、為了某些莫名其妙的蠅頭小利、為了教科書與義務教育中所習得的刻板印象,義無反顧的支持中國黨繼續一黨獨大。我更是難以想像,為何台灣人會乖乖的聽信中國黨的說法,以為不領公投票就是一種清高的表現,平白無償的將自己應有的直接公民權力拱手讓給中國黨還洋洋得意。

但是不管我再如何的不明白,再怎樣的無法理解,再多麼的難以想像,我都無法否認,這就是台灣民主的現實。台灣民主的現實就是台灣公民的民主水準,遠遠未達實行民主應有的要求,所以我們會混然不覺的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自己投票選出一個把損害民主制度當成日常的執政政府出來。

我終於還是得明白,過去民進黨的執政還於台灣的民主歷史來說,只是一場偶然。台灣公民的民主水準其實還遠遠未能實現民主社會中政黨輪替的常態。真正能夠讓台灣民主可長可久的,其實從來就不是那個政治人物是否能夠在選戰中勝出,而是台灣的公民是不是已經準備好了。

前一陣子年輕一代的台灣人為了反抗中國黨的獨裁統治,義無反顧的帶著群眾衝進立院,讓我看到了台灣希望,而這個希望就是在台灣人民從不放棄民主的過程中一點一滴累積出來的。
因為提升一國公民民主素養唯一祕訣,就是不斷不斷的堅持實行民主制度,從不放棄的相信,和我們生活在一起的公民,終有一天能夠學會在民主制度中,做出正確的決定。

馮光遠之所以不願接受這個在野黨的整合計劃,就是因為他選擇相信台北市民,他相信台北市民終於會做出對自己最正確決定。儘管過去我們曾經歷過那麼多次的失敗,在每一場選舉之中,這個被稱為天龍國的台北市,總是為了某些奇奇怪怪的理由,支援著那個顯然並不相信民主的中國黨,但是馮光遠還是選擇相信這些和他一同生活了數十年的台北市民 。

當然,這樣的相信可能換來的是又一次的背叛,畢竟這樣的事從來沒少過,但是我想如果連我們自己都不願相信的話,那我們所堅持的這個民主又所謂何來?

不過,民視辯論會裏這個離奇的民調數字,倒是讓我看到了一點小小的希望~~~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