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9日 星期一

「聽到」的力量

這個「文化衝擊」,倒是讓我第一次真正思考作為一個台灣人的意義,一個台語不輪轉的台灣人。因為在我的經驗裡,真的很少,可以說根本沒有,在多人聚會的場合聽的講的都是台語。姑且不論在出國前,一個外省家庭平常哪有機會講台語,其實五○、六○年代,大家也都知道,在推行國語的高壓政策下,我想連許多本省家庭大概都逐漸放棄了講母語的習慣。
http://news.ltn.com.tw/news/opinion/paper/785938

我想這應該是很多台灣人共同的經驗,就是原本在台灣唸書的時候,一路都是個忠黨愛國的好學生,功課好、品性佳、有禮貌、敬師長,然後一直等到出國深造(ps.通常是米國)之後,就開始接受一連串,中國黨不會告訴你的事的轟炸~於是一個好端端的~功課好、品性佳、有禮貌、敬師長的好學生,就從此成為中國黨口中罪大惡極的台獨份子。

有些人比較幸運,一樣能夠學成歸國。有些人則比較不幸,在米國遇上了像阿告那種喝中國黨奶水的同學,於是上了中國黨的黑名單,從此無法歸國,父母比較早死,還從此見不到父母。有些人因為無法忍受思念家鄉的心情,還會刻意去找那種可以飛過台灣上空的航班,希望能夠在飛機飛過台灣上空的時候,可以幸運的從窗中看到在雲層下的家鄉。

反正這類的故事都有一個相同的結論,那就是「所謂的真相,其實是條從此無法回頭的路~」

而馮光遠在文章中所說的,其實就是這樣一個因為明白了真相,而從此無法回頭的故事。不用頂著眾人痛罵鐵了心的,就算違法濫用職權也要課綱大調,不用花錢買面冊的僵屍粉絲大搞無限期支持。張先生一家人在尋常的日常生活互動中,唯一帶給馮光遠的,只有事實與真相,而這就足以讓他從此走上民主這條無法回頭的路。

這麼多年過去了,馮光遠還是一個台語說不輪轉的台灣人,不過這並不妨礙大家了解他是個怎樣的人,明白他到底在想什麼,又計劃想為台灣做些什麼。因為就像他在米國跟張先生一家人的互動一樣,他和張先生夫婦說北京語,和張先生的女兒用英語溝通,然後在參加台灣人夏令營時,因為只能聽台語又說不輪轉,於是讓他有許多許多的時間,可以仔仔細細的聽。

語言從來就不會是個真正問題,在人與人的互動與溝通中,真正的重點還是在於我們是不是真的去聽到了對方想跟我們說的。

而中國黨在台灣執政過程中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們從來就不肯聽。這段時間大家應該都看的很明白了,面對上街抗議的民眾、面對佔領立法院的民眾,他們唯一的面對方式就是逮捕和起訴。

只要肯聽,我們就不會離真相越來越遠,馮光遠的故事,讓我們明白了「聽到」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