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6日 星期二

假清高的罪惡~

這篇應該算是網路互動基礎教學吧~~
之所以想寫這個,就是因為今天看到了下面篇報導~~
新聞版面成惡鬥工具 網友:旺中走路工翻版…
而我個人對於其中下面這段內容實在是看了心頭火起很有意見~~
網友痛批,「兩家媒體未盡到新聞報導的職責,褻瀆大眾媒體的義務與權利」,呼籲《中天》、《自由》盡快收手,「目前NCC已經著手調查,雙方該停止放話,回歸新聞報導。」
這段有什麼問題呢?
我想對於長年接受中國儒教教義薰陶影響的台灣人來說,大家可能會覺得上面這段話看起來很好啊~很公正客觀啊~
是嗎?真的很公正客觀嗎?我想如果是真的有在注意這件事的人應該就會知道,這個媒體所謂的「中天」與「自由」的大戰,其實根本就只是「中天」在那裏刻意尋釁,並利用媒體資源糾眾群毆,那有什麼雙方放話的。
這一整個媒體所謂的「中天」與「自由」的大戰起因於自由下面的這篇報導~~

中天、東森新聞台自宮// 整晚直播我是歌手中國節目

由於這篇報導把中天寫的很難聽,所以在看到這篇報導後,中天發了新聞稿回應~

盜播《我是歌手》?中天轟自由時報造假、爆記者稿子被改
(ps.本格不提供三中相關連結,要找新聞稿本文請自行上網搜索)

說回應是好聽啦~仔細的看裏面的內容,根本就是開罵了~
然後針對中天的新聞稿,自由也很快的用新的報導「澄清」了前一天的報導內容~

中天:未全程轉播「我是歌手」
雖說是「澄清」,但事實上卻是提出更直接有力的證據,來說明中天所謂的「未全程轉播」到底是怎麼回事.....
報導內容:至於晚上十一點至十二點的「中天全球現場」,六十分鐘的新聞,扣除廣告時段十二分四十三秒,在實際四十七分十七秒的新聞中,「我是歌手」的相關新聞就佔了四十五分一秒的時間,所佔比率高達九十五.二%,也就是其他的新聞只播了二分多鐘。

然後中天當然是繼續抓狂....

中天控《自由》7罪狀

報導內容:並以長達1小時的《台灣顧問團》節目狂轟《自由》,雙方交戰白熱化。

好啦~現在這樣一路看下來,大家還覺得最上面那個「兩家媒體未盡到新聞報導的職責,褻瀆大眾媒體的義務與權利」的指控還適於用來指責事件中的兩造嗎?
在我個人以為,是的,自由一開始對於中天的指控太沉重,因為東森的情況比中天誇張多了,而一開始那篇報導中指出的狀況也是以東森為主,把中天跟東森並列,也難怪中天會抓狂,但是這個報導真的就是錯的嗎?
我想請大家想一下,在如果在看新聞時,我們看到某個新聞在其中所佔的比率達到37.31%,甚至是95.2%時,我們會怎麼想?是認為這是新聞台做新聞報導的正常狀況?還是認為這個新聞台根本就是掛羊頭賣狗肉,假新聞報導之名,行轉播之實?
自由時報的指控太沉重沒錯,但卻也忠實的表達了一個新聞閱聽大眾在看中天新聞台時的真實感受。
而後在中天以新聞稿提出抗議時,自由也盡責的進行查証,仔細計算中天新聞時段的新聞內容分配比率,「澄清」中天「未全程轉播」,這樣的行為不正是善盡新聞報導的職責嗎?

公正客觀?
當我們在討論各種社會議題時,能夠公正客觀當然是件好事,但是所謂的公正客觀是指我們針對事情的內容進行公正客觀的討論,而不是只要將事件的兩造都指責一番,各打五十大板就叫公正客觀~
這不叫公正客觀,這只是單純的是非不分,不但無助於事件真相的釐清,同時也縱容了真正為惡更甚的一方,唯一能夠成就的,就是那名網友自認清高的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只是話雖如此,但根據我在網路上與人互動的經驗,像這種假清高的人士經常能夠獲得不少網友的支持,這個其中的原因倒也不難理解,因為畢竟台灣人在學校是接受中國儒教教義長大的,對於當一個獨裁政府下的順民向來很有心得。
儒教講的是什麼?儒教講的是階級,在儒教的教義中,只要階級立場對了,那一切就都是對的,所以對儒教順民來說,他們總以為只佔據了「中立」「客觀」「公正」的制高點,那就等於是擁有高人一等的階級。
在每一個議題的爭議中總有產生爭議的兩造,儒教的假清高人士最喜歡幹的就是跳出來各打五十大板,把雙方都說一頓,說雙方都不夠體諒對方,不夠尊重對方的立場,才會發生爭議,以為如此便佔據了「中立」的制高點,不但沒有被迫得提出自身觀點的危險,還不用花時間去理解兩方發生爭議之所在,一整個輕鬆愉快又沒負擔。
但對於這些人我想說的是,你誰啊你?說我不夠體諒對方?不夠尊重對方的立場,那你這種莫名奇妙就指責我們不夠體諒不夠尊重對方的行為,到底又體諒了誰?尊重了誰?
大家似乎搞錯了,在爭議之中的尊重並不是儒教所謂的溫良恭儉讓,而是你有沒有認真的面對在你面前的那個人。所以每次在面對觀點與我互異的人時,我總不吝給予迎頭痛擊,而在面對而立場與我一致的人,我當然會給予支持,好展現我對於對方的尊重~
什麼是尊重?所謂的尊重就是確實的認同對方的存在,並給予最真誠回應,而即然都說是真誠的回應了,當然不會只有支持與稱讚,也包括了反對及批評。
在爭議中之中用所謂的禮貌來迴避爭議只是一種偽善,爭議從來就不可怕,而是一種立場互異下的正常狀態,而人類文明社會也正是透過一次次的爭議去理解到那些種種真實存在的不同立場,並在真誠的面對下走向認同與合作。
我之所以對於議題討論中某些人們假清高行為感到不耐,就是因為這些人的行為不僅對於爭議之中他人毫不尊重,也沒有絲毫的真誠可言。當大家認真的面對彼此的不同時,這些人卻在那裏利用他人的爭議來獲取自以為清高的自我感覺良好~
在民主社會之中每一次的爭議都是重要的,與人爭議並不可恥,真正可恥的是假借清高之名迴避與人發生爭議,因為正如我之前所說的,這種行為不但對他人毫不尊重,也沒有絲毫的真誠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