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9日 星期一

我媽說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4/23自由人宣言研討會(姚人多評論部分)

這應該最近很紅的一篇文章吧~從媒體報導開始,被外界視為是蔡小英文膽的姚人多這篇文章就引來不少的認同或是批評~

當然不可否認的,甚至可以說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的,這其中當然也有媒體刻意的推波助瀾。然後在沉默了一周之後,姚人多對此也有了比較正式的回應了~

【姚人多的澄清】

不知有多少人真的看完了字很多的這兩篇,我是真的花了些時間看完了啦~但是老實說,我認為姚人多如果要說澄清的話,其實也只是澄清了中時編輯台的加工過程讓整個事件的矛盾激化,對於內容的部份,他倒也沒多澄清什麼,基本上的論點都是相同的。

比較不同的是,在後面的這篇澄清稿中,我們也看到姚人多在指稱「台獨、建國等口號已經失去市場」的同時,也提出了他本人所建議可行的方向。先不談其內容,光是他能夠提出方向這點就已經非常令人欣喜了~畢竟這世上多的是空口說白話的人~也因此我很樂意寫這麼一篇文章,好清楚明白的告訴他,為何我認為「我媽說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對大家來說會是個好建議.....

閒話不多提~雖然這兩篇的字很多,但我就來整理一下,我想姚人多的重點不外乎下面幾點.....
第一、台獨、建國等口號已經失去市場。

第二、用建交論來取代建國論。

第三、向中國人民訴求民主與人權,以達成建交的目的。

我不像姚人多受過那麼多的學術訓練,習慣在「許多看似不同的發言中,尋找規則及共同點,並一併處理」,但因為我本身是個非常懶隋的人,所以我個人也是非常習慣一併處理而不一一回答~

我想我之所以無法認同姚人多所提出論述(?),其實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個說法實在是太脫離現實了啊~

我想只要是了解什麼叫溝通技巧的人都該知道,站在對方的立場看事情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所以每當我在思考台灣和中國關係的問題時,我都無可避免的會去想到,如果我是中國的話,我會怎麼辦?

建交?我想請大家捫心自問一下 ,如果你是中國的統治階級,你可能跟台灣建交嗎?在有可能併吞台灣情勢下和台灣談建交?他們又不是傻了不是嗎?

是啦~在姚人多的說法中,他是企圖利用建交論來逼出中國黨「一個中國」的真面目,但事實是中國黨有必要露出「一個中國」的真面目嗎?

真遇到這種狀況的話,只要中國政府跳出來文攻武嚇一下,中國黨就可以一臉無辜的出來說,「不是我不願支持建交論啊~只是你看看中國反應那麼激烈,我們千萬別冒進,我們不可以暴虎憑河,我們要用智慧來面對兩岸的困境,異中求同.....」,如此一來,提出建交論的民進黨於是又再次一滿面全豆花,又再一次成為陷台灣人於戰爭險境之中的罪人了。

所以問題是出在台獨、建國沒有市場嗎?

我個人以為,當姚人多接受了中國黨所說的那套,以為「要為台灣守住主權,不是意氣用事的把門踹一踹,而是用智慧與方法把心中的門向世界打開。」時,就已經輸掉了整個論述權了。

你以為當我們面對一個擁有武力且不顧忌使用武力的強盜時,智慧與方法能說服他放下武力和你和平相處嗎?我想請大家搞清楚,在台灣強盜之所以不敢咨意妄行,只是因為他們打不過火力與人數都更具優勢的警方,所以迫使他們不得不在某些情況下放棄使用武力,以免招致更多的損失,而不是靠我們的智慧與方法來讓他們放下武力的。

這就是現實,活生生血淋淋的現實,別再以為在面對真正的暴力時,人類的智慧有多了不起了,這種想法不僅荒繆可笑,而且狂妄自大~!

好了~再了解人類所謂的智慧在面對立即且可能的暴力威脅時有多麼的可笑和無用之後,我想大家應該都會問,那我們該怎麼辦?

怎麼辦?當然是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啊~

大家可以試想一下一種狀況,有一天你在野外遇到一個強盜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且無人可提供協助時,這個時候你有兩種選擇~
第一、乖乖引首就戮好讓強盜輕鬆的殺了自己之後,再將自己洗劫一空。
第二、盡可能的反抗,那怕最後不得不賠上自己一條命而且結局還是被洗劫一空,也要對方付出慘痛的代價。
請問你會選擇那一種呢?
選好之後,那就再請你試想一下,如果你是強盜的話,你會比較想搶那一個呢?

「民主與人權」從來就不是請客吃飯,當我們連自己的「民主與人權」都不願付出代價去捍衛,成天只想依靠「智慧與方法」輕鬆獲取的話,我們又要用什麼東西來向中國人民訴求民主與人權的可貴?

我們為何會認同台獨?我們為何會渴望建國?原因無他,只因為這就是「民主與人權」的真實體現。

我想姚人多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已經讓太多的政治算計和所謂的選舉策略給迷惑了,從而忘了他為何站在這個地方,為何站在這個被他稱為「獨派」的立場。

所有權利的爭取一開始都是樸素而堅定的,一如那個在1967年執意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的十九歲女孩。她的行為充滿了「智慧和方法」嗎?她其實也只是認為她應該在那個地方,並實際的付諸實行罷了~

人權不是一種裝飾品,民主更不是某種時尚。面對實際的困境,我們可以妥協、也能忍耐,但有些事情是不可能放棄的,一旦選擇放棄,就等於抹殺了自己存在的價值。

獨派論述不是只有「逢中必反、逢扁必挺」,姚人多這樣的指稱不僅偷懶而且惡劣,而且是為了強化自身政治算計的那種惡劣。

逢中必反一直是一種被迫的狀況,而不是主動的訴求,我們不能不反,因為台灣的的確確就不是一個中國的一部份,如果我們連這個都放棄了,那我們又要用什麼樣的主體與中國建交?

我們也不是逢扁必挺,而是因為阿扁已經不再只是阿扁,如果我們可以無視他所身受的那些顯然違反人權的種種行為的話,那我實在不知道,那個所謂「自由人宣言」在推動的到底是什麼?某種黑色幽默?還是只是另一個專屬於政治人物的俱樂部?

我媽說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因為幾乎所有的社會運動都是如此,從一開始認同與支持者永遠都是少數,但只要我們堅定的站在「對」的地方,總有一天,我們的夢想會成為現實。為什麼?只因為我們是真心的希望我們的未來可以更美好。

我們不妨問問自己,我們認同台獨的目的,真的是像中國黨所說的,是為了陷台灣人於戰爭的險境之中嗎?如果不是的話?那我們是在害怕什麼?我們為何不能勇敢的告訴大家,我們想要的其實是台灣一個更美好更自由的未來。

我相信1967年當19歲的Kathrine Switzer偷偷的參加波士頓馬拉松時,在當時的社會應該也有許多人指責她是在製造社會的混亂與不安, 但她是嗎?她只不過認為自己也可以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罷了。

我媽說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因為當我們忙著跟隨眾人的腳步前行時,往往就會忘了,我們今天為何在這裏?還有我們一開始到底又是打算去那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