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9日 星期五

政治到底有多黑暗?多可怕?

政治到底有多黑暗?多可怕?

我想很多人應該都曾聽自己的長輩、朋友們說過,政治非常的黑暗,政治非常的可怕,千萬別跟政治有太多的牽扯,只要把自己的生活顧好就好,政治的事還是少管的好。

是嗎?政治真的那麼可怕嗎?政治真的那麼黑暗嗎?

是的,我想今天我可以清楚的告訴大家,是的,政治是真的很可怕,政治也真的是非常的黑暗。特別是今天當我看到法務部無視北榮專業的醫療意見,不顧阿扁生命安全,「拂曉出擊」的在凌晨將阿扁送回監獄時,我是真心的認為,至少在目前的台灣,政治是真的非常非常的可怕,也非常非常的黑暗。

很多人可能會說,不過就是憂鬱症嗎?套句阿扁之前的名言,「有那麼嚴重嗎?」

對於並不了解心理疾病的許多一般人,包括了法務部及許多台灣的監所人員來說,這個「有那麼嚴重嗎?」可能是種想當然爾,但是看在真正理解心理疾病的人眼中,事實上阿扁的情況就是真的有那麼嚴重。

不過在談心理疾病的常識之前,我想還得先補充一下對於現代刑罰內容的常識。

我想很多人並不知道,目前在台灣監所執刑的刑罰叫做「自由刑」,顧名思義指的就是指剝奪人類自由的刑罰,而不是將凌虐犯人當成了一種刑罰。在監所服刑的人被剝奪的僅僅是「人身自由」,不包括了生命權。所以當在監所服刑的人發生疾病時,監所理所當然的要提供足夠且有效的醫療照顧。

不過我相信在台灣有很多人因為看包青天看上癮了~所以對於現代文明的刑罰內容很不以為然,因為認定受刑者必定罪該萬死而不應享有人權的人也不在少數,對於這些人,我想說的是,因為我今天要談的主題是文明,可能就不太適合你們,你們還是回去看包青天好了~

在談完現代刑罰的內容之後,我們就再來談一下心理疾病。很多人不知道造成心理疾病發生的狀況有兩種,一種生理因素,一種是心理因素,而在臨床上的觀察發現,生理因素所造成的心理疾病其實佔了多數,也就是多數的心理疾病都跟人類的內分泌系統有相當大的關連,這於是讓使用藥物成為治療心理疾病一個很重要的手段,而也因為這是跟生理有關的疾病,所有有相當一部份的心理疾病所需要的是終身的藥物控制。

接下來再來談談心理因素的部份,在這個部份,很多時候都是因為環境的改變對病人造成影響進而引發疾病,在治療上投藥有相當的效果,但畢竟無法根治,主要治療的方法是病人所處環境的改變,且因為並非生理因素所造成的,所以如果能夠得到適當的治療,是可以根治的。

而阿扁就是屬於心理因素所造成的心理疾病,這也就是為何之前北榮的主治醫師會提出居家照顧的醫療建議,因為醫師也很清楚,要治療阿扁的心理疾病最好的方法就是改變環境,在有家人照顧與支持的地方接受治療,才能真的改善疾病的現況。

也就是對於阿扁來說,保外就醫返家接受居家照顧並不是特權,而是一種治療阿扁的醫療手段,就像治病所吃的藥一樣,所以看在真正了解的醫療人員眼中,堅持要求阿扁返監的行為就等於是看著阿扁生病卻故意不治療不給藥一樣。

所以說政治是不是真的很黑暗很可怕?為了政治的理由,我們的政府可以像現在這樣,把一個人的醫療人權當成屁,用各種的理由,讓一個生了病的前總統無法得到應有的治療。

也無怪乎過去長輩們總說政治路不可行,因為在台灣,政治是不講道理的,政治是專屬於國民黨的特權,如果一旦台灣人在台灣當上總統,下場就會變的跟阿扁總統一樣,不論你為台灣人做了多少事,一旦下台,就會被司法人員構陷入獄,換法官、找人去跟通緝犯談條件回來說謊陷害,創設全新法律見解,千方百計的就是要把你關進獄中永不翻身,最好是能病死獄中,如此才能一解他們心中之恨?

恨?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仇恨會讓他們做出這樣的事?

我想許許多多中國的宮廷大戲都有過相同的情節......「朕沒有給的,你不能要~」。在這一部部中國所謂的宮廷大戲中,我想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所有的愛恨情仇都來自於兩個字「權力」,我們絕不會看到劇中人會為了人民的苦痛而引發任何的愛恨情仇,因為在中國人的心中,人民從來就只是用來妝點統治者統治過程的工具。

我想我不能否認,政治的確是非常非常的可怕,也非常非常的黑暗~但在我以為,政治再如何可怕,再如何黑暗,只要我們去了解去面對去處理,這也不是完全沒可能被解決。

不過就因為政治的可怕與黑暗並不是不能被面對與處理的,所以我才會知道,真正最可怕與最黑暗的,其實從來就不是政治,而是那些認定政治太過可怕與黑暗,於是選擇逃避與不願面對,還自以為不參與政治討論與活動就是一種高尚行逕的所謂現代民主社會公民。

因為政治之所以如此可怕又黑暗,正是這些人的刻意逃避、漠視、縱容所造成。

請容我說一句,你們才是台灣這個民主社會中,最黑暗且最可怕的存在。